所在位置:主页 > 美丽乡村 >

靠一种花就支撑了一个国家的主要财富来源看这

2019-03-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春日的欧洲繁花似锦,在这春意盎然的美好季节,寻美,我慕名来到了“郁金香王国”--荷兰。我的所见所闻,特别是这里的春天的百花齐放、万花争艳,的确称得上人们所赞誉的那样:她是地球上最美丽的春天

  从飞机降落在阿姆斯特丹国际机场,然后换乘旅行社的大巴前往入住的宾馆开始,途中就经过阿姆斯特丹市郊的郁金香生产基地。在落日的余辉里大巴几经转变,突然进入一个彩色的世界。放眼望去,车窗外的郁金香花田一望无际;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这里的郁金香是按颜色不同分开栽种的,的、白色的、红色的、紫色的,一片连着一片。这也足以表现了荷兰花农栽花的“艺术功力”。

  如果是清一色的或红色,看上去固然壮观,但不免有些单调。如今像这样五颜六色的郁金香错落有致地一片片排列开来,真像一幅无边的油画铺在了田野上,既壮观又绚丽。大巴像一艘游船漂荡在花的海洋上,远近的村落,像海洋中的小岛,慢慢从视野中消失。满眼的鲜花,满眼的色彩,令人眼花缭乱。人们常说颜色有着不同的象征意义,象征高贵,白色象征圣洁,红色象征热烈,紫色象征神秘。此时这高贵的、圣洁的、热烈的、神秘的一齐向你袭来,恐怕也只能用“目不暇接”和“美不胜收”这样的词来感叹了。

  据悉,其实荷兰原来并不生长郁金香,郁金香是从奥地利引进的,但聪明的荷兰人预见到了郁金香的价值,作为一种产业在国内广泛种植。现在荷兰不仅是世界郁金香最集中的生产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鲜花集散地。每天都有上百吨的鲜花从阿姆斯特丹发往世界各地。郁金香不仅成了荷兰国花,也成了荷兰的财富来源。我想,一种鲜花能成为一个国家的重要经济支柱,这在世界上也是极为少有的。在郁金香进入荷兰后近400多年里,不仅深得荷兰人喜爱,同时也受到了全世界游人的喜爱。

  每到春天,郁金香花开的季节,就会有世界各地的游客来到荷兰,涌入世界最大的球茎花园—荷兰的库肯霍夫公园。当然,我也不例外前来一访。库肯霍夫公园,占地面积达32公顷,每年的3月至5月间,这里都将绽放出700多万株郁金香花及球茎花卉。每年库肯霍夫郁金香公园都把此产品作为最大亮点。荷兰人把花季主题产品同自然、人文、艺术、田园等荷兰经典元素都结合到一起,让游客在一次旅行中感受荷兰不同领域的特色风貌。

  库肯霍夫公园位于阿姆斯特丹近郊盛产球根花田的小镇利瑟,也是每年花卉的必经之路。该公园原是雅各布布布伯爵夫人的所在地,霍夫(HOF)意为城堡中的庭院,用于打猎和种植蔬菜及药草以供厨房膳食,库肯(KEUKEN)意为厨房,据说这就是库肯霍夫名字的起源。库肯霍夫公园内郁金香的品种、数量、质量以及布置手法堪称世界之最。公园的周围是成片的花田,园内由郁金香、水仙花、风信子,以及各类的球茎花构成一幅色彩繁茂的画卷。园中各类花卉达600万株以上,还有很多难得一见的珍稀品种。每年的春天,这里都将举行为期八周左右的花展,同时还安排许多相关的活动,包括园艺与插花等的工作坊、各种主题的展览等等。这里最让人瞩目的活动是花帽的展览,展出花卉在帽子设计方面的运用。

  库肯霍夫郁金香公园里到处可见美丽的郁金香、风信子、水仙花等各类春季盛开的花草。园中有各种风格的亭台楼阁,举办各类植物及珍稀花卉展,您可以在这里尽情享受这道视觉大餐。在令人眼花瞭乱的世界中领略高层次的艺术。在过去60多年中,这里一直是荷兰最负盛名的旅游地之一,在世界范围内也很有名。公园里的步道有15公里长,漫步在这些步道上,您可以一边享受美景一边积聚灵感。

  肯霍夫公园内郁金香的品种、数量、质量以及布置堪称世界之最,而且每年通常只在3月中下旬至5月中下旬开放8周左右,引得世界各地爱花的人们在花期如朝圣般纷至沓来。当那么多种类和色彩的郁金香突然撞入你的眼帘时,真的会感觉眼睛不够用,相机不够快,无法将那满眼的绚丽一一在脑海定格。来库肯霍夫不仅可以赏花,还可以尽享园林之美。高大的乔木、起伏的草丘、蜿蜒的小径、幽静的水池、游弋的天鹅,移步易景,是人工却更如天成,一切都是那么相得益彰。

  库肯霍夫公园内还有特别为儿童设计的探险之旅、花园迷宫等,还放养了孔雀、松鼠、羊等动物,徜徉在公园内的每个人都会真切地感受到,春天是那么亲近,简单的幸福是那么触手可及。库肯霍夫名曰郁金香主题公园,但在32公顷左右的公园内,除郁金香之外,还有风信子、水仙花、百合等球茎花种一齐绽放。可想而知,多达6百万颗花争奇斗艳的是何等的壮观美丽?

  看完了城市的,第二天我就从阿姆斯特丹市区乘车进入了优美如画的荷兰乡村--羊角村。美丽的羊角村位于荷兰西北部上瑟尔省,威登自然保护区内。羊角村号称荷兰的威尼斯。至于中文翻译为什么叫羊角村呢,传说是因为最早的泥煤工人挖煤时挖到很多野羊角。其实羊角村和威尼斯风格差异蛮大的。羊角村以他的茅草屋而有名。冬暖夏凉,防御耐晒的芦苇屋顶,是以前穷苦人家买不起砖瓦的替代品,现在价格却是砖瓦的几十倍,成为有钱人才能购买的建材了。

  这里位于荷兰的自然保护区内,非常住人口不得在此购房。所以想买间茅屋来做度假用房是不可能的。就我们两天游玩看来,旅馆大部分都分布在村外围的地方,村内餐厅小店多分布在西岸。而临湖靠河的东岸基本都是有钱人的住家。每家屋顶都是盖着茅草,简单整齐的样子,草地上一些树和鲜花,很宁静的乡村风光。

  羊角村,更像一幅油画。湛蓝色的天空中飘着白云,白云下边是一望无际碧绿的田野,田野上散落着几处村落,尖尖的红色屋在阳光照射下格外醒目。村庄周围有黑白相间的奶牛,枣红色的骏马,洁白的绵羊,自由自在地在草地上或卧或站,悠闲地吃草,偶尔也有大雁和野鸭同牛羊混在一起,一派祥和景象。在荷兰乡村,看不到大的城镇,也看不到林立的高楼和厂房,没有机器的轰鸣,没有车马的喧闹,人们置身其中,感受的是温暖和宁静。陶渊明所向往的世外桃源是:“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这里虽没有桑竹,但有一碧万顷的牧草,交通便利,土地平展,我真的像走进了世外桃源。

  羊角村正好位在两个冰碛带之间,所以地势相较于周边来得低,造成土壤贫瘠且泥炭沼泽遍布,除了芦苇与薹属植物外,植物不易生长,唯一的资源则是地底下的泥煤。居民为了挖掘出更多的泥煤块以外卖赚钱,而不断开凿土地,形成一道道狭窄的沟渠。后来,居民为了使船只能够通过、运送物资,将沟渠拓宽,而形成今日运河湖泊交织的美景。

  木鞋对于荷兰人来说有着重要的实用价值,至少在历史上是这样的。据说荷兰人穿木鞋是为适应荷兰地理环境,冬天寒冷潮湿,地上结冰。先前,贫穷的农民买不起鞋子,又不能赤脚在结冰的地上走,于是就把木头雕空制成鞋底厚实、鞋头上翘的船形鞋,鞋内填充稻草,可以御寒。这种鞋穿在脚上又舒服又暖和,于是木鞋就在荷兰流行起来,至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许多荷兰人,尤其是农民和渔民仍有穿木鞋的习惯。现存最古老的木鞋是大约800年前制作的,那是人们在鹿特丹附近的地下意外挖掘出来的。

  从前制作木鞋统统是手工完成,既费时又费力,需要大批手艺高超的匠人。那时即使手艺最好的鞋匠也要两三天才能做出一双,制作时稍不留意就会出废品,有时快完工的木鞋,因一刀失利,功亏一篑。木鞋虽是木头制作,却不是木匠的活儿,而是鞋匠的活儿,确切地说更像是雕刻匠的活儿。因为制作木鞋不像制作木器那样,可以卯榫、粘接、钉钉、拼装,一只木鞋是在一块完整的木头上镂刻出来的。

  木鞋取材于荷兰特有的一种坚硬且无花纹的杨树。由于容易清洗,原料便宜,且到处都有,加工起来也不是很困难,所以荷兰人几乎都会制作木鞋。一个好的制鞋匠实际上就是一位雕刻家。

  在一大群好奇的中国游客面前,一些技人说着“烘干”、“磨光”和“荷兰技术”等生硬而让你发笑的中国话,也就是这种让人惊叹的现场演示,让很“理性”的中国游客也疯狂地购买荷兰木鞋,尽管他们都笑着说回去不要给人送“小鞋”。荷兰人继续制造他们的木鞋,因为木鞋是很受欢迎的纪念品。几乎每个纪念品专卖店都卖那些色彩鲜艳、大小各异的木鞋。正是每年世界各地近千万的旅客让荷兰成为一个著名的旅游国,也让荷兰这个古老的木鞋制作传统还能继续下去。

  结束语荷兰有着“欧洲后花园”的美誉,荷兰的春天的确是“地球上最美丽的春天”,每当春季,荷兰大地就被鲜花“淹没”,花田如彩带般五颜六色,纵横的花田,交错的河道,巍然的风车组成了荷兰这道世上独一无二的美丽春天。

主办:铁岭新闻网

承办:铁岭新闻网

电话:

邮箱:

微信公众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