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主页 > 美丽乡村 >

全村的希望:让年轻人回来的5种建设思路!

2019-04-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从新农村建设到美丽乡村,再到精准扶贫,我们做了十几年了,做着做着,眼巴巴的看着村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全国这么多大学生,几乎没有愿意到村里的,中国农业大学(含各省农业大学)的学生也没有回到村里的。“让年轻人回来”,已成为中国乡村能否复兴的重要分水岭。

  “农民建设农村”,一定是乡建的主要话题。今天美丽乡村与精准扶贫的主题是反哺,哺是强势帮助弱势,农民不能回到村庄,所有的模式都是失败。

  “一号文件”发了这么多年,农民没感觉,村镇干部不理解,关键是农民看不到希望,可谓“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很多案例,有成功有失败。成功的我们总结,失败的也有总结。成功的定义就是村里年轻人回来,失败就是年轻人回不来。

  三分之二的村里年轻人成为多余劳动力,工业文明又很难反哺乡村,传统农业又急需现代化,更需要有知识有文化的职业农民与现代新农人。“三农问题”就是在这个期间变得更加复杂。这种变革中的问题急不得,需要时间与实践来一点一点适应,而不仅仅是改革开放所能完成的。

  (1)2003-2006年,湖北襄阳谷城县堰河村“五山模式”,那个时期还没有新农村,农村建设是靠着“财力有限,民力无限”的农民精神完成的。村里的小学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一是小孩在,年轻人返乡速度会加快。二是小孩在,对传统中国而言,是尽孝道,老人因面对小孩,在期盼他们长大的喜悦中老去。三是孩子、年轻人是村庄生的希望,老人是逝的代表,一个村只要有小孩,有年轻人,乡村才会有生机。

  (2)2011-2013年,河南信阳郝堂村,是一个贫穷、没落,正在消失的小村,这个村在建设初期定位就是“还权于村两委”,让农民建设农村,从垃圾分类的小事做起,从对2800亩土壤修复起步,目标是“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三年下来,85%年轻人回村了,他们回村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村里建了一座非常美的小学,年轻人回村不像城市要解决岗位、就业、创业等,这些都是城市概念,农民自古就没有竞争,上岗、下岗、退休、待业,用这些理念去建设去规划乡村一定是错误的。“安居乐业”特指乡村,农民只要能稳定居住下来,能田人合一,他们就乐业了,他们上班也是下班,做饭也是工作(喂鸡、喂猪),他们工作是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的。郝堂村就是这样完成的,2013年全国美丽宜居乡村评比出12个,郝堂村综合评比第一名,评委们认为年轻人回来是最重要的。

  (3)2015-2018年(进行中),河北阜平县“美丽乡村与精准扶贫”,其中有一条重要的是长远乡村教育计划,从乡村人才出发。阜平是国家级贫困县,县委、县政府依然坚持每一个村只要有六、七个孩子就要办1-3年级的小学,只要有1000人的村庄,就必须办1-6年级的小学。扶贫防止返贫,让年轻人回来,就是巩固脱贫致富的成果。今天村里没有年轻人并不代表明天没有,乡村只要有年轻人,就有复兴的希望。我以为这才是真正的、长久的扶贫之路。

  (4)2016-2018年(进行中),安徽合肥“三瓜公社”的探索,这是互联网+乡建,农旅结合的一二三产业融合的模式,最初定位是扶贫,目标是“让年轻人回来,让鸟儿回来,让民俗回来”。这也是城市资本下乡,反哺乡村的探索。目前这三个村组的年轻人几乎全部返乡,四周的年轻人也回来了,他们已经成为当下真正的新农民。农民种田,企业做好市场。地方政府、资本(企业)、我们(北京绿十字)三方明确“三瓜公社”一定是以反哺的初心帮助农民,以农民的标准让城市人吃上放心蔬菜与粮食。这里没有做旅游,可是来的人非常多,这里没有名人和景区资源,只有农村与浓郁的乡愁。只有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城乡之间才能互依共生。

  (5)2012年-至今,中郝峪村,年轻人建设可持续的村庄。2012年赵胜建带领成立的幽幽谷旅游发展公司统筹村里的具体运营工作,28个人的管理运营团队,平均年龄只有26岁全部都是回乡创业的年轻人,村里的人按人头都能参与分红,并且村里将10多位返乡创业的大学生培养成为了周边村镇公司的部门经理甚至是总经理;30多位退役军人在这边培养成为了拓展项目带队教练或者项目总负责人;村里还为200多位返乡农民工解决了就业问题,让他们不用离家就能找到事情做。2017年,中郝峪村还被农业部表彰为全国农村创业创新园区。

  乡愁、民宿、乡贤、传统文化、宗祠、互联网下乡、农庄、PPP模式、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等,我们己经感觉到了又一个时代到来了。

  2005年之后,新中国进入两个“反哺”,农业问题提上日程,传统农业与工业时代在激烈的抗争与磨合,资本市场血腥式掠夺,此时最为显著。这些问题不仅是中国,发达国家同样也经历。

  理论来自实践,没有实践的理论是有害的。“三农问题”很多源于没有实践的理论。中国己进入二产转向一产的时代,由物质生活转向精神与文明时代。此时,乡村应该如何做:

  (1)“三农问题”有路径,把农村问题交给基层干部,把权利还给村干部,让农民建设农村,很多问题就简单了。所有的政策应该围绕农民能看懂而制定,现在没做好。所有的乡村规划,要以农民能看懂为前提。

  (2)鼓励支持农民返乡,制定返乡创业政策,这与扶贫相结合,内因与外因相结合。今天的中国乡村比解放前文化知识结构还差得多,这是现状,同时城市快递员、清洁工都是大专与本科出身的了。让农村的生活更便捷,是年轻人回来的希望。

  (3)制定“中国乡村规划法”。目前“中国城乡规划法”完全是城市建设系统,与乡村南辕北辙。城市要四季如春,农村要四季分明;城市是市场经济,农村是自给经济;城市是八小时工作制,乡村是二十四小时工作制;城市银行是生产力,农村儿子是生产力;城市要动,农村要静;城市追求时尚,农村追求传统;城市是阳历,农村是阴历;城市是货币经济,农村是货物(农田)经济;城市房子是住,农村房子是生产与教育。

  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乡愁、精准扶贫,开启了中国百年乡建与农耕文明复兴之路,这条路上只要有年轻人,乡村复兴指日可待。我们更期待,乡村——未来中国人的奢侈品。

  ●乡村旅游的顶层设计和商业模式怎么做,才能实现一二三产项目的有效融合,保证回报周期及收益率?

  《乡村旅游开发·运营高级研修班》,将从政策解析、顶层设计、策划规划、运营管理、案例分享、运营诊断等六大主要模块,从体系到实操,为乡村发展寻找破解之法。课程采用3+1模式,先看后学,结合学员需求进行项目梳理和分组研讨,在专家指引下,深度答疑,探索乡村休闲旅游成长之路。

  【精准培训】以权威+实战为特色,开展休闲农业经理人、乡村旅游运营师、机构定制培训、境内外游学等形式的特色培训。

  【咨询服务】聚焦农文旅,针对个体需求,集合专业力量,为学员提供综合诊断、规划设计、运营辅导、资源对接等服务。

  【校友会】辐射全国的新农人平台,优秀涉农人才聚集地,实现资源共享、产品互通、交流合作、互助共赢!

主办:铁岭新闻网

承办:铁岭新闻网

电话:

邮箱:

微信公众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