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主页 > 书香文化 >

农民工子女学校小学生调查

2019-04-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把书读薄,把人读厚,把书读旧,把人读新。爱读书的人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孩子们,静静地读书吧!”这是山西太原市三晋小学校长吴彦春写给学生们的温馨寄语。

  日前,记者在世界读书日到来之前,对内蒙古、山西、云南、新疆等省、自治区的部分中小学的采访中发现,不少以招收农民工子女为主的学校对阅读的重视,远远超过了其他一些公办学校,甚至一些重点学校。

  三晋小学是太原市迎泽区指定接收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小学之一,全校200多名学生中有90%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他们的父母做着小本生意,在父母看来,只要有学校给孩子上学就好了,很少再去关注孩子的学习,阅读就更谈不上了。

  “很多孩子家中除了课本,再没有其他书籍。大多数家长只有初中文化。由于家长平时忙于生计,有些孩子甚至连洗手、洗脸、洗澡这些最基本的生活卫生习惯都没养成。”老师程宏临说: “走进孩子们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家,你一下子就能理解他们的作业本为什么经常沾着油渍,他们的手和衣服为什么总是那么不干净,作业书写为什么总是格式杂乱、字迹潦草。”

  不仅如此,还有不少孩子上课时不专心听讲,左顾右盼;有的孩子纪律观念淡薄,时常无故迟到,做事拖拉,对荣誉和责备都不屑一顾。

  为了从根本上提高学生素质、提升教育品质,三晋小学选择了著名教育学家朱永新推出的“新教育实验”。“让师生在充满书香的校园中幸福成长”成为了学校的教学目标之一。

  为此,学校确定了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不同的阅读方式。比如低年级是教师朗读,学生根据故事内容画画;三年级以上就成立书友队,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自行组成读书小组,建立“阅读记录表”,设计小书迷卡,集够5张可以换一张“图书借阅优惠卡”,还设立“校园广播站”,让学生自由投稿,给学生一个展示自我、互相交流的平台。此外,还通过邀请家长参加学校读书节与诵诗活动、告家长书、开家长会、家访等形式,将书香蔓延到家庭。

  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乌兰浩特市都林一小坐落在城郊接合处,是一所占地面积只有15561平方米、以招收农民工子女为主的“小”学校,学校教学设施简陋,操场不大,地面凸凹不平。天阴下雨时,到处是积水,学生们上个厕所,要从教室穿过操场,裤腿都打湿了。

  都林一小设有固定的读书时间,比如晨读、阅读课等。作为语文实践作业的一项,制定了学生每天下午放学后至少读书半小时的制度。每学期期末,班级要开展“读书大王”评选活动,这些都纳入对班级和教师教学工作的考核,期末评选出“书香少年、书香班级、书香教师、书香家庭”。

  学校每年都要举行历时一个月的校园读书节,内容有讲故事比赛、演讲比赛、书签制作、海报设计、教师读书指导课、“我的读书格言”征集评比等。同时,假期也对学生有读书考核:背诵古诗、读两本书,并且是父母与孩子同读。

  10年前,王东旭调入都林一小任校长时,“几乎懵了”。学校教师年龄大,业务提高难。学生眼光呆滞,“走路都背着手,像个老人”,“管理难度太大了”。一连7天,王东旭没有走出办公室,深感沮丧。他说:“孩子们老气横秋,没有生气,这是我们教育的失败。”

  苦思冥想之后,深爱阅读的王东旭意识到,转变教师观念,不是“管”,而是“引领”。“从那时起我要求老师每月阅读一本书,然后一起交流。一个充满幸福和谐的校园,离不开浓郁的书香气。”

  “教育的变化根本上要依靠阅读和教师的成长,否则只是学校环境变了,教学楼变大了,其他一切不变,教育还是不会发生改变的。”太原三晋小学校长吴彦春对朱永新教授的这句话推崇备至。

  在“新教育实验”中,三晋小学特别注重师生共读这一环节。学校有一个没有制度的“教师阅读制度”:每天下午到校后的20分钟,所有的教师和孩子一起,或在班里,或在阅览室读书。教师读的书中必须有“学生喜欢的书”。此外,教师中还组建了“书香工作小组”,互荐图书;学校网站上还开辟读书专栏,和教师的读书博客。

  苏建国是昆明市盘龙区联盟小学的老师,喜欢读书的他常常到省图书馆看书。一次,图书馆举办绘本教育的讲座,他立即给全班同学的家长发短信,结果班里56个学生中只来了10位家长,但苏建国已经“很有成就感了”。联盟小学83%的学生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忙于生计的父母能抽出时间来听讲座,“显然这些家长是重视孩子阅读的”。

  “不要把书都放在书架上不管了,老师要适时地为学生们做阅读推介,让孩子慢慢地都爱上阅读。”苏建国说。

  “大部分时间在学校的孩子,生活中最亲近的人是老师,因此,老师在引导孩子爱上阅读方面就起着关键作用。一名爱阅读的老师一定能培养出爱阅读的学生。”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张舸说,教师就是一个点灯人,点亮孩子阅读的那盏灯。

  海悦是都林一小的学生。她4岁就和父母离开了家乡,在一个又一个地方辗转,虽然生活漂泊,但海悦从来都不觉得苦,“因为一家人在一起是幸福的”。然而,这个幸福却在2011年戛然而止,来到乌兰浩特市后,妈妈因宫颈癌去世了。从那以后,海悦住进了学校附近的课后托管班,一周回家一次。

  海悦的爸爸偶尔会来学校,这个48岁、个子矮小的男人,显得沧桑和苍老。他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对海悦最严厉的要求就是看书。为鼓励女儿读书,海悦上一年级时,爸爸给她买了一大堆有字母的书,有时给女儿念,有时让女儿自己看。海悦一周可以看两三本书,晚上托管班熄灯了,她就在被子里用电筒照着偷偷看。

  两岁那年,符朵朵的妈妈打工时溺水亡,几年前,父亲又遭遇车祸,一条腿瘸了。因此,符朵朵早就会自己照顾自己了。朵朵爸爸指着一本介绍全球港口贸易的图画书对记者说:“新疆远离海洋,我对海港非常有兴趣。读书时人好像换了一种心情,特别自由愉快!”

  他一直深深地记着为学校送来图书的“红云图书室”公益活动的志愿者、高级编辑、北京歌路营教育咨询中心总干事陆晓娅说的话:“如果你的心从小被书滋养,即使你是打工者的子女,你的未来也是不一样的。”

  “相比于升学压力较大的许多公办学校,这些招收外来务工子女的学校,升学压力较小,相反能办出特色,能将阅读普及,使学校变成真正的书香校园。”陆晓娅说。

  学校平均每周都有关于语文和数学的两次测验。如果以一张A3纸0.2元、复印0.5元来计算,一个一年级的学生每学期的考试卷子的费用为22.4元,一个班58名学生就是1299.2元。如果以一本图书平均22元来计算,整个班一个学期可购买图书58本,一个学年是116本,小学6年可购买图书696本。

  “可以想见,把印考试卷子的钱用来购买和阅读图书,一个孩子在小学毕业后将会多么的不同凡响。”这位家长说。

  记者在采访中还看到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不仅学校的阅读气氛不够浓郁,在以推销图书为主的新华书店里,也没有为读者创造阅读氛围。

  在昆明多家新华书店,记者看到,这里没有给读者提供凳子和书桌,儿童图书区内,许多孩子和家长只能席地而坐,或是坐在楼梯上翻阅图书。而在新华书店里,最抢眼的是设置在楼梯口、电梯口周围的卖学习机、复读机的商家。来书店的孩子往往更容易被这些新潮的电子产品所吸引。在一个杂乱、没有阅读环境的儿童图书区,很少有孩子能静下心来读书。

  阅读是最便宜、最简单、最古老的教学手段,真正的教育目标,应该是培养出终身的阅读者。”张舸说:“一个经济发达的国家,同时也是一个阅读大国。目前,在中国,儿童阅读虽然越来越受到重视,但阅读的氛围远远不够成熟,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很多。”(本文小学生均为化名)

主办:铁岭新闻网

承办:铁岭新闻网

电话:

邮箱:

微信公众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