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主页 > 文学欣赏 >

我写的是什么文:时评乎?杂文乎?

2019-01-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写了那么多年短平快的“短文”,若是问我究竟我写的是什么文?是“时评”?还是“杂文”?坦率地说,三个字:“不知道”。反正说是“时评”的有之,说是“杂文”的亦有之,其实,对我来说,实在是无所谓,只要社会欢迎,百姓爱看,还有点稿费补足工资的不足,就足矣。所以,最近看到“时评”与“杂文”之间的打架、争吵,甚至还打得不可开交,甚觉有趣,有时还感到有点滑稽、可笑。

  或许是自己个性的缘故,就不怎么太遵守做学问的规矩,路子有点野,还有点随心所欲成分,写出来的东西,譬如,就以今年《人民网》为我开设的《老邵茶道》这一专栏的60余篇文章来说吧,你说像论文吧,似乎有点像有点不像;你说像杂文吧,似乎也有点像有点不像;你说像时评吧,似乎有点像有点不像;你说像随笔吧,似乎还是有点像有点不像;你说像散文吧,似乎更有点像有点不像……然而有一点可以值得“自豪”的,虽然这种体裁在社科院被大学问家们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然而媒体却是很欢迎,读者却是喜欢读,有不少一二、二三千字的文章还被文摘报刊转过来转过去的,有的甚至作为内参送到最高层,还有不少诸如果《老邵茶道》的文章被网友们评得个死去活来……于是,我渐渐地明白了,原来这种非驴非马式的也是自己做学问的一种方式;于是,我渐渐地明白了,这种不伦不类的像与不像的“像”,真还算是自己的一种“风格”呢!

  所以,关键并不是你写的是不是“时评”或是“杂文”什么的,就看你写的是不是到位、有深度,是不是尖锐泼辣、一针见血,是不是说清了你想说的问题之本质,是不是能引起社会的关注,是不是为读者所认同、欢迎,是不是……若是“是”,那么,“时评”也好“杂文”也好或者是我的“像”也好,都能存在得下去,又何必在“时评”、“杂文”之间来个“你死我活”,争个高低来呢?而且,从世界做学问的发展方向来说,综合性、相互渗透性、边缘化恐怕也是其方向之一,再打一个形象比例来说,解决中国13亿人口吃粮问题,恐怕还得要靠袁隆平教授的“杂交水稻”,天津的“小站米”的确很好吃,然而大多数人还是吃不着的。

  那么,怎样才能做到我所说的“是不是”呢?根据自己多年来写“像”式文章的体会,大致以下几点的体验是很深刻的:

  一是没有一点自己“专业功底”是无论如何不行的,这个“专业功底”指的自己在文学、哲学、新闻学、学、文学、社会学、心理学等方面的素养,一门为主兼有,知识面深一点、宽一点、泛一点、杂一点,没有专业方面的功厎,写到最后肯定是要江郎才尽的;

  二是自己的社会责任感一定要强一点,真还要有一种杞人忧天的精神,它既是支持自己写作的动力,又是自己保持对社会现象敏感性的必须条件,心血来潮不行,凭一时的意气也不行,在这个问题上功利主义的色彩也不行,更不能事事、时时、处处想着如何一鸣惊人,这方面太强了,肯定要“走火入魔”,也就写不出好文章来了。

  三是对“国情”的理解要合情合理。这是写一二千字文章的基础。中国的社会的确是有中国特色的,几千年的封建历史,几十年的社会封闭,不太高的国民素质,突然开放后面临的“西方文明”,改革开放后涌现出的诸多社会问题等等,这就是“国情”,如何理解?如何把握?太超前了肯定不行,太宽容了也不行,太民族化了不行,太西洋化了也不行,总而言之要有个“度”,好的获得社会广泛赞扬的尖锐、泼辣的文章,都是在对中国“国情”吃得深吃得透的基础上产生的。

  四是自己有一定丰富的人生体验。像鲁迅、柏杨这样的文学家、杂文家,为什么能写出那样深刻的、百读不厌的、能留给后世的精神作品?就是因为他们自己就有丰富的人生,他们从自己的人生经历中深刻体验到了社会,深刻体验到了人生,因而产生出常人看不到的、想不着的智慧来。说句实在的,没有丰富的人生体验,要想在这方面大有作为,实在有点一厢情愿,有时不免有无病之感。

主办:铁岭新闻网

承办:铁岭新闻网

电话:

邮箱:

微信公众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