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主页 > 文学欣赏 >

现代快报多媒体数字报刊平台

2019-03-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初识许子东其人,是在凤凰卫视热播的《锵锵三人行》栏目中——窦文涛、许子东、梁文道,三个男人一台戏,他们以脱口秀的方式,关注时事资讯,传播民间话语,诉说生验,联合打造了这个著名的谈话类节目。《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是许子东在香港岭南大学讲授中国现代文学的课堂录音,既然是讲稿的文字稿,自然与一般的文学史稿和研究论文颇有不同,其中既不乏即兴色彩,有时还会出现疏漏或不严谨之处。却也正是因为这样,讲稿之中多有私人感悟,讲稿主人在即兴挥洒之余,常常会留下一些神来之语,让人不自觉地想起《锵锵三人行》中的许子东,出口成章,妙语解颐,在话题不失厚重的同时,依然保留着谈笑风生的名嘴本色。

  从1917年到1949年,乃是内地主流学界之于“中国现代文学”约定俗成的时间概念,许子东即以这个时间概念为线索,对其间重要的文学现象和文学流派进行了细致分析,对具有代表性的作家和作品进行了详细解读。许子东首先确认,中国现代文学的主流乃是现实主义加浪漫主义,而中国现代文学的特点,则是直接推动了文化的巨大变革——整个中国现代社会的变化,其实是由一场文动带动起来的,而这场文动,则起源于胡适和陈独秀分别所写的两篇讨论怎样写文章的文章,放眼全球,这是一件令人非常惊讶的事情!如果说胡适的《文学改良刍议》和陈独秀的《文学论》代表着这二人改良或的不同的思想倾向,那么其后一百年的中国历史,也一直徘徊在改良和之间,决定了一百年来中国的文学、文化和的各种选择。而那些享誉中国现代文坛的著名作家们,也基本上是以这两者为分界线,由此决定了他们的价值取向,以及他们所从属的文学派别。

  在许子东的讲稿中,最具个人色彩的地方是对一些现代作家的解读,这部分文字既是讲文学,同时也是讲人学,讲社会,讲现实。比如鲁迅,许子东首先致力于还原鲁迅的本来面目,他把鲁迅称作“最早的启蒙者”,并以鲁迅本人的婚姻,结合对《祝福》的文本分析,总结出男人控制女人,从古至今就是三个方法,其中物质笼络和限制人身自由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在女人的脑子里嵌一个芯片,芯片的核心程序是:女人一辈子只能跟一个男人,只要有别的男人接近她,她就,所谓“烈女”,由此诞生。许子东还对鲁迅不太引人注意的小说《肥皂》进行分析,在充分揭示人的可悲本性的同时,进一步指出“文学厉害的地方,是可能知道作品主人公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文学评论厉害的地方,就是可能知道作家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文学的多义性和歧义性可以带给读者更大的思考空间,所以,许子东并不给出结论,而是抽丝剥茧,层层推进,引导读者了解作者的创作初衷,进而理解他的作品。

  许子东对于中国现代作家与作品的分析,其实是与他本人的阅读体验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常常把不同作家的作品放在一起阅读,去发现彼时文学创作的规律和模式,他也常常对某一部作品进行反复阅读,去获得更深层次的理解和感悟,比如老舍的《骆驼祥子》,许子东先后读过三次,第一次读的是弱势群体工人被罪恶社会环境压迫的故事;第二次读的是个人主义如何在中国此路不通的故事;第三次读的是一个坚持自己原则做事的人,却不一定能够获得成功的故事。许子东对现代作家的八卦轶事有着浓厚的兴趣,津津乐道之余,他会透露一些阅读的秘诀:“画面是的,却让你难过的,就是艺术的;让你兴奋的,就是的。”同理,一部文学作品中若有明显的坏人,大都是通俗文学;若是找不到一个明确的坏人,可能就是严肃文学。

  对于当下以理工科规则管理文科研究的学术管理体制,许子东一再慨叹,“项目基金大于研究成果,期刊级别大于著作影响”,他之所以参与中国现代文学课的直播,目的就是为了矫正这种只注重职称评审、不注重教材质量的现状。的确,作为一部课堂教学录音,《许子东现代文学课》虽然只是一家之言,却让我们看到了独特的“这一个”,而正是无数独特的“这一个”,才能够构成学术繁荣的基石。王淼

主办:铁岭新闻网

承办:铁岭新闻网

电话:

邮箱:

微信公众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