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主页 > 乡镇资讯 >

一部史诗风格的长篇电视剧《白鹿原》开播了(

2019-02-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电视剧《白鹿原》改编自当代已故著名作家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该书1997年获中国长篇小说最高荣誉文学奖第四届“茅盾文学奖”。

  小说《白鹿原》1993年出版,迄今已发行500多万册。20多年来,《白鹿原》一直受到各界关注,享有盛名,先后被改编成秦腔、话剧、舞剧、电影等多种艺术形式,这在当代中国文坛非常罕见。对于《白鹿原》的改编,陈忠实虔诚、释然,他表示“寄希望于电视剧”。《白鹿原》电视剧开拍伊始,陈老已在病中,但他依然心系电视剧,挥毫写下:“激荡百年国史,再铸白鹿精魂,祝贺白鹿原电视连续剧开拍”的四尺中堂送给剧组,并一再表示,等身体好些去剧组看望大家。遗憾的是,陈忠实生前未能看到他寄予厚望的电视剧的开播,于2016年4月29日溘然长逝。

  小说《白鹿原》以近现代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讲述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恩怨纷争的故事。作者以悲悯的情怀,敏锐的目光,深沉的思考,深刻地揭示了宗族中不同的人生轨迹,不一样的命运归宿。陈忠实以细腻隽永的笔触,正面描写封建家族制的潮起潮落,风云变幻,这在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中尚属首次。

  值得一提的是,把小说《白鹿原》改编成电视剧,文艺界不同反响。因为是名著,谁都想改,但谁都不动笔。一怕失败,二怕挨骂。该剧出品人、编剧、导演等参与此剧的主创人员所承受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但是,想做大剧的愿望与信念激励推动着他们,去闯去拚。他们用大国工匠的精神,砥砺前行。从2001年买断版权、2010年通过审批,之后3年创作打磨剧本,组建团队,到拍摄完成,后期制作,历经17年艰辛历程,终于圆梦《白鹿原》。

  小说《白鹿原》是陈忠实生前倾尽心血的垫棺作枕之作,改编成电视剧也是他最期望呈现原作的艺术形式。因为小说意境深远,意蕴丰富,所以改编难度很大。编剧申捷动笔前用了5年时间翻阅了与《白鹿原》相关的史、民俗史等书籍上百本,以求真实呈现那个时期陕西关中的风貌史实。他把50万字的小说,改编成近百万字的电视文学剧本,不仅保持原作的精髓与风格,又扩展丰富了内容,尤其在细节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剧中人物刻画得鲜活饱满有个性,既有具有深刻历史文化内涵的典型人物,又有极具时代特性的代表人物,成功地塑造了朴实醇厚的农民形象代表白嘉轩,以及与白嘉轩斗了一辈子的欢喜冤家鹿子霖,勤劳肯干的仙草,超凡脱俗的朱先生,新思想的领头人鹿兆鹏和白灵,叛逆不羁的黑娃,风情万种的田小娥……芸芸众生,形形色色。他们生动地活跃在关中平原,演绎了一幕幕人性的善良与撕裂,宗族的坚守与变迁,以及邻里的争斗与相容等大大小小的故事。全剧真实淋漓地展现了那个年代有血有肉的民族缩影。白鹿原几代人的风风雨雨,酸甜苦辣,构成了一轴斑澜多彩的历史画卷,在荧幕上徐徐展开。导演刘进坦言:“我第一次拍这么长的戏,这也是我见过的电视剧里最复杂的戏,场面大,人物多,可以说每一场戏都很难拍。”出品人赵安意味深长地说,这不是一部普通的电视剧,从这个剧中,观众可以看到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和中国文化的根,领悟到中国传统文化经历几千年没有中断的渊源。《白鹿原》之所以被称为“史上最难改编的史诗传奇巨制”,也就不难理解了。

  演员兼艺术总监张嘉译是电视剧《白鹿原》最早确定扮演剧中的灵魂人物白嘉轩。作为陕西人,张嘉译深感责任重大,他说:“自己是怀着独特的地域情感参与到电视剧《白鹿原》的,我不仅仅是塑造好一个角色,更想借这个机会,将源远流长的陕西文化传递给全国,乃至全世界。”剧组称他为“定海神针”,同仁赞他是“不为挣钱为作品的人”。张嘉译说,戏里很多演员都是我自己去谈的,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剧组大部分投资都花在制片上,演员的片酬没有那么多,唯一向你们保证的就是拿出一部好作品。其实,张嘉译最有说服力、最能打动人心的说辞只有一句:“陈忠实以《白鹿原》垫棺作枕,演员不也需要一部《白鹿原》压箱底吗?”走进《白鹿原》,张嘉译不仅要演好白嘉轩,作为艺术总监,他在精神和情感层面上还要倾注自己的理解,还原那个时代的本真和质感。

  开机前一个月,剧组演员几乎都到陕西蓝田体验生活,他们住在村民家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演员挑水、割麦、赶车、劈柴;女演员纺纱、和面、做饭,干家务。大家天天在30℃以上的太阳下暴晒,为的是能够晒出老农民的那种质感。盛夏的蓝田,烈日当头,热浪滚滚,地表温度甚至超过68℃,开镰收麦,上千场面的戏份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完成拍摄的。无独有偶,“夏拍冬”的戏份,演员不仅要穿上大棉袍,屋内还要放一个冬天取暖用的大火盆,体感温度超过40℃。何冰感慨道:“你费的辛苦,你下的劲儿,全在戏里,一点儿都不会遗失。”

  该剧总投资约2.3亿元,94位主要演员和400位幕后工作人员组成的主创团队与总计达5万多人次的群众演员,用了7个多月的时间,进行精心拍摄。拍摄从蓝田开始,经三原、南京、上海、合阳、晋城、太谷、碛口,再回到蓝田,最终回到北京,先后完成10次大规模转场,足迹遍布京沪陕晋苏各地。一个庞大的剧组,行程千万里,也可谓创造出电视剧拍摄史上又一个史诗般的传奇。

  陈忠实留下他呕心沥血的小说《白鹿原》与世长辞,但小说《白鹿原》却让我们永远地记住了陈忠实这个当代文学家。

  陈忠实的大半生都在自己的老家——西安之霸河边的白鹿原上度过。陈忠实生前接受采访时说:“我的创作得益于我在农村的20年。”他说,我生在农村,在农村中、小学当过老师,在区一级文化部门工作过4年,尤其在乡镇工作那10年,我跑了30多个自然村,有几个村子一住就是大半年,我从没有离开过那一片土地。这10年让我对中国农村有了体验、理解以及生活积累,为我后来创作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

  关于《白鹿原》的创作,陈忠实写过一本《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创作手记》的小册子。陈忠实说,“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源于著名作家海明威。这句话重在他把作家的个性化追求一语道破了。“我经过短篇小说、中篇小说的探索,进入到长篇《白鹿原》创作时,企图寻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句子的是前所未有的。”

  回顾《白鹿原》的创作经历,陈忠实说,这一次我结束了自己的“上班族生活”,带着铺盖回到老家农村潜心写作,构思与准备2年,下笔4年,期间经历许多艰辛。家里的老屋破败不堪,但无钱维修,遇到下雨,屋里找不到一块不漏雨的地方睡觉。为了安心写作,陈忠实就借住在亲戚的一间小屋,一张小桌,一个板凳。正是在这远离喧嚣的一席静地,陈忠实写下了具有时代意义的鸿篇大作《白鹿原》。他感慨:“文学是我的幸与不幸”

  小说《白鹿原》一问世,文坛轰动,社会各界高度评价。有学者称:“一个民族的秘史”、“一代奇书也”。而后,被中国教育部列入“大学生必读”系列、被评为“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1900—1999),被中国出版集团列入“中国文库”系列,2009年全文收入《中国新文学大系》出版。《白鹿原》是“30年30本书”唯一入选的中国当代长篇小说……。

  为什么小说《白鹿原》会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并引起强烈反响?陈忠实认为,这是因自己是从心理层面来写历史。他说:“作家要把握的是一个时代的、一种普遍的社会精神心理。在那个时代,延续了几千年的封建制度解体了,但在中国人精神心理上的遗留不会随着皇帝退位而消失。在这本书中,我想要尽可能地把握那时中国人的文化心理结构和精神历程。”

  往事追影,历历在目。在关中平原上,50年变迁,50年峥嵘岁月,花开花落,生生息息。85集电视连续剧《白鹿原》恢弘巨制,再现白鹿沧桑。安徽卫视4月16日晚间黄金时段震撼推出。 (菊丽娟)

主办:铁岭新闻网

承办:铁岭新闻网

电话:

邮箱:

微信公众号:

网站声明: